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经验分享交流会回顾

说起政府信息你会想到什么?

 

你想要了解什么政府信息?

 

你想到可以通过什么方式了解政府信息?

 

 

 

        在过去的三年里,“宜居广州”由于调研广州市垃圾分类情况的需要,做了大量的信息公开申请工作,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情况。为此,我们还进行过行政复议以及行政诉讼。

 

        那我们应该怎么看待政府信息公开?我们可以怎么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从法律层面,应该怎么解读政府信息公开的工作?

 

        上周日,我们做了一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经验分享交流会,和大家一起交流与政府信息公开相关的经验~

 

 

“宜居广州”工作人员在分享相关的工作

 

        分享会上,邱恒榆律师以“宜居广州”6月份的行政诉讼为例,向大家介绍了信息公开中的法律知识。同时,也提到了在做信息公开的过程中,应该要有三个意识:工具意识救济意识以及证据意识

 

 “工具意识”

 

        邱律师认为,公益机构或公民应该把信息公开当做是获得政府相关信息的其中一种工具

 

        就“宜居广州”而言,在进行相关调研项目的时候,为了获得相关的数据和信息,可以采取查阅文件、访谈以及信息公开等工具,至于采取何种工具要视乎调研的需求。在“宜居广州”的调研项目中,由于通过查阅公开文件获得的数据信息较少,而访谈所获得的数据严谨性不足,为了数据更加严谨准确,因此“宜居广州”采取了信息公开这一工具。但邱律师也强调,不要把工具当成目的。

 

“救济意识”

 

        当信息公开渠道不畅时,应利用法律所赋予公民的权利寻求法律救济手段,如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在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之前,就应当有“救济意识”,为未来的救济做好准备。

 

        然而,我们也要警惕滥用诉权的行为。如,2013年至2015年1月期间,陆某及其父亲、伯母三人以生活需要为由,反复向南通市人民政府、南通市公安局等单位提起至少94次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内容包罗万象,在收到相应答复后,又分别向江苏省人民政府、江苏省公安厅等机关提起至少39次行政复议,之后再向南通市中级法院、港闸法院等提起至少36次政府信息公开之诉。

 

        这样的行为目的不当,缺乏诉的利益,有悖诚信,违背了诉权行使的必要性,丧失了权利行使的正当性。最终,只会对法律的严肃性产生伤害。

 

“证据意识”

 

        即在开展信息公开工作时,要主动保留相关的证据。如,网络申请的信息截图;如果采取快递方式,应在邮递单上注明邮递的文件内容,并且保留相关的快递单据以及开具签收证明等。

 

 

邱律师的分享

 

        在交流环节中,大家也通过分享自己所做的信息公开工作而提出一些相关的疑问。下面,我们将抽取部分的问题以及信息公开中一些重要的误区和大家分享~

 

关于行政机关的答复时间,十五个工作日的计算是怎么计算的?

        按照行政机关签收信息公开申请文件之日起计算。另外,根据有关规定,除了这十五个工作日外,行政机构的工作人员经相关负责人同意,并告知申请人后,可延期十五个工作日答复。但涉及第三方权益的,行政机关征求第三方意见所需时间不计算在延期答复的十五个工作日的期限内。

 

关于“一事一申请”原则

        这是很多公民,包括部分政府工作人员经常犯错的误区。

 

        邱律师介绍,“一事一申请”不是指一条信息做一次申请,填写一张申请表。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第三点,“受理机关可要求申请人按照‘一事一申请’原则对申请方式加以调整:即一个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只对应一个政府信息项目”。因此,在申请的过程中,也需要注意将相关的申请信息进行归类。

 

        例如,“宜居广州”申请:自2014年1月1日起至贵单位最近的统计之日止,XX区全区每日(或‘每月’,以贵单位统计口径为准)产生餐厨垃圾(包括餐饮垃圾和厨余垃圾)的数量是多少?其中餐饮垃圾和厨余垃圾的数量分别是多少?

 

        这里虽然是申请公开两条信息,但都是同属于城管局负责的生活垃圾的信息项目内,这就是“一事一申请”。但如果申请“xx年的垃圾量和xxx桥的收费情况”,这明显是两个政府信息项目,就需要分开申请。

 

 

现场PPT

 

什么情况下,行政机关会不公开信息?

        在这里列举几种情况。

        第一,申请内容不明确。例如,如果申请一份文件,那么申请的内容就应该是这份文件的名称,或者明确描述申请公开信息的内容,而不是模糊的字眼。当然,这种情况下,被申请人应当告知申请人作出更改、补充;


        第二,申请的信息需要行政机关汇总、加工或重新制作(作区分处理的除外)的

 

        第三,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但这种情况并非绝对,如,经权利人同意公开或者行政机关认为不公开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的涉及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可以予以公开。此外,涉及企业的商业秘密需要由该企业举证证明,而并非该企业简单地自认为是商业秘密。对于国家秘密,则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密法》等相关规定,也并非由行政机关自行认定的;

 

        第四,对于同一申请人向同一行政机关就同一内容反复提出公开申请的,行政机关可以不重复答复

 

        第五,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者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以及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但这种情况也要区分对待,不能一概而论,下面另述。

 

行政机关日常工作中制作的信息不一定属于内部管理信息

        《全国法院政府信息公开十大案例》:张宏军诉江苏省如皋市物价局案中,法院判决:涉诉政府信息是被告行使行政管理职责过程中所制作的信息,是对价格违法行为进行量化处罚的依据,会对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影响,因而不应属于内部信息。

 

 行政机关的过程性信息在什么情况下应当公开?

        《全国法院政府信息公开十大案例》:姚新金、刘天水诉福建省永泰县国土资源局案中,法院判决:过程性信息不应是绝对的例外,当决策、决定完成后,此前处于调查、讨论、处理中的信息即不再是过程性信息,如果公开的需要大于不公开的需要,就应当公开。

 

历史信息是否具备追溯性,应公开?

        所谓历史信息,是指《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施行前已经形成的政府信息。《全国法院政府信息公开十大案例》:钱群伟诉浙江省慈溪市掌起镇人民政府案中,法院判决:被告认为该条例施行之前的政府信息不能公开,缺乏法律依据。因此,对于历史信息,应该予以公开。

 

        最后,邱律师非常强调有些政府信息已经是属于主动公开的范围了,在《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试行)》中就规定了有十六项的环境信息是属于主动公开的!环保组织的小伙伴们,赶快看看吧~

 


参加者在提出疑问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制定及施行是为了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获取政府信息,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促进依法行政,充分发挥政府信息对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和经济社会活动的服务作用。我们也期待公民依法获取政府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宽广、相关程序越来越便民~

 

预告

        2016年,“宜居广州”一共向131个部门进行了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申请,近期,我们将会对相关的发现进行整理及形成报告,并于年后进行报告发布,敬请期待~

 

 

 

        最后,送上大合照一张,也感谢807图书馆为我们这次的分享会提供场地~

 

 

 

 

本期主笔

巴索风云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ENGLISH  Copyright © by 2009-2015 eco-canton All rights reserved.Support by it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