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倡导

首页 > 宜居行动 > 倡导 > 政策倡导 >

评论丨垃圾管理“接地气”,何妨试水“大数据”

编者按:上周我们跟大家分享了我们做的广州市垃圾分类管理成本信息公开情况报告,昨天我们也跟大家介绍了餐厨垃圾管理的信息公开申请情况,有不少的朋友给我们的工作点了Zan,那么,对于垃圾管理的问题,大家又会是怎么看的呢?
        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带来一篇评论:《垃圾管理“接地气”,何妨试水“大数据”》~



        近年来,垃圾管理是城市政府的头疼问题。但有新政推行,如垃圾分类动员、中转设施建设、焚烧厂项目上马,市民轻则批评,重则抗议,政府不免百般为难,甚至焦头烂额。无论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或是其他二三线城市,概莫能外。

        试图改善城市环境的垃圾管理之所以不被理解,主要是由于政府决策未能达致市民要求。这并不难理解:一来,政府对垃圾了解甚少、信息不够,回应问询或挂一漏万、或口径不一,宣传解释缺乏说服力。二来,政府与市民互动欠缺、亲和不足,面对质疑或不善聆听、或固守己见,决策拍板缺乏参与性。由此,市民难免产生官员“拍脑袋决策”、“拍胸脯保证”、“拍屁股走人”的想象乃至不满。

        那么,垃圾管理如何走出困境呢?实际上,市民的成见或源于信任缺失、或源于不满累积,但更直接的是源于政府的信息提供不足、备选方案有限、政策决策封闭、答疑解惑不细、危机处置不当。笼统而言,这表明政府还不够“接地气”

        如此一来,垃圾管理不妨试水“大数据”。具体是建立以信息众筹和决策互动为特征的垃圾管理大数据系统。它既包括政府相关部门常态传送的政务信息,譬如垃圾管理的法律规章、标准细则、部门职责、机构编制、财政税收数据以及可能与之具有关联的经济成长、社会发展、人口状况和空间布局等信息,又如全市垃圾收运时点、线路、场所和各类资源回收主体目录、布点和运营状况,以及后端处理设施规模、运营情况、在线监测数据等咨讯。也包括市民和单位按照设定标准提供的垃圾信息,譬如有关垃圾当日产量、组份及比例的动态数据;还包括例行发布的政策咨讯,譬如垃圾议题的网络探讨、垃圾数据的专家在线分析,备选方案的公众电子审议、领导批示、部门意见以及决策情景纪要公开呈现等等。

        一方面,大数据有利于垃圾政策更加符合实际,推进决策科学化。包括政策方案更能回应城市的垃圾问题,譬如从大数据中可以挖掘经济成长、社会发展、人口变动与垃圾增长的关系,以及垃圾总量、处理设施库存和增设规模的合理设计。也包括政策方案更能挖掘垃圾的资源效益,譬如海量数据间接呈现的家庭规模、成员特征、经济条件、消费选择等信息,蕴含着政府公共管理的精细化契机和生产消费定位的精准化商机。还包括政策方案更能预估决策的得失利弊,譬如各类政策执行支出增减、垃圾分类成效信息直接呈现的市民注意力、支持度、参与率变动以及特定政策的经济社会风险。

        另一方面,大数据有利于垃圾管理更加贴近民意,推进决策民主化。包括破除政务信息的“孤岛效应”,促进部门间竞争与合作,使决策更具协同性。也包括促进政府与市民之间更多倾听、沟通、辩论和妥协,使决策更具商议性。还包括促成专家学者意见、媒体建言献策更多被纳入方案设计,使决策更具参与性。

        当然,推行大数据垃圾管理面对不少难题。一是如何设计用户友好型信息系统以及引导推进垃圾数据众筹,这涉及标准设定和宣传动员,为技术难题;二是如何处理垃圾数据开放与应用的公众隐私保护,这涉及个体自由和公权边界,为伦理难题;三是如何破除政府部门信息的选择性公开、滞后性公开和应付式公开,这涉及行政观念和部门利益,为政治难题

        尽管如此,困难并非止步的借口,方向就是行动的理由。大数据汇集了垃圾管理的“云信息”、“云智慧”,更加接近民情,更能通达民心。

        政府何妨借之“转作风”、“接地气”—这既是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有益探索,也是贯彻落实群众路线的切题之举
 
编者后记:本评论转载自《南方都市报》2014年7月31日GA02版,作者陈晓运为中山大学博士,宜居广州监事长。
        如果您对“垃圾管理”“垃圾分类管理成本信息公开”等相关议题有任何想法欢迎跟我们留言分享,或将评论发到我们的邮箱:eco_canton@sina.com。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ENGLISH  Copyright © by 2009-2015 eco-canton All rights reserved.Support by it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