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倡导

首页 > 宜居行动 > 倡导 > 政策倡导 >

一纸诉状告番禺,特殊需要谁决定 ——就信息公开起诉番禺区城管

 

2016年3月18日,宜居广州就政府依申请公开垃圾分类信息的“特殊需要证明”一事,向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递交材料,对番禺区城管局提起两件行政诉讼,要求确认该局的答复违法和不作为行为违法。 宜居广州本次的诉讼,是希望通过司法途径能了解,在政府信息公开中,需要提交的“特殊需要证明”究竟是什么。6月2日早上10点,上述两案将在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第十法庭公开开庭审理。

 

 
事情是这样子的,2015年宜居广州为了解餐厨垃圾分类及转运情况,向市城管委、各区城管局提交了信息公开申请。其中广州市城管委,天河区、荔湾区、南沙区以及白云区城管局均对我们的申请进行了回复。然而,番禺区城管局在2015年9月17日和10月12日的回复均是,宜居广州所递交的材料是以“宜居广州生态环境保护中心”名义发布,无法说明申请的政府信息与自身科研特殊需要有关,从而拒绝公开信息。可是,我们递交的材料有,机构的登记证书以及开展餐厨垃圾调研的项目协议书,并且,宜居广州的登记证书的业务范围就已经包含:进行理论研究,提供环保咨询和服务。那番禺区城管局觉得要开怎样的“特殊需要”的证明,才能达到他们所认为的“证明”?
 
无独有偶,2014年宜居广州意欲申请帽峰山附近的焚烧厂信息,广州市环保局以“未能提供关联性证明”为由,拒绝提供信息。2014年11月,宜居广州在公众号上发布了《无房产,不知情?!——帽峰山,叫我如何关心你》一文后,南方都市报报道了环保局的回应,称并非是要“房产证”来证明需要,“居住证、租赁合同、户口本”都可以。然而,这样的回复,并未解答申诉者心中疑惑。究竟什么人,才算是有“特殊需要”,“是否需要”,又由谁来评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保障了公民的知情权,但由于该条例中对于“特殊需要”缺乏细致的说明,已经成为有关部门以此拒绝公开信息的灰色理由,成为有效实施《信息公开条例》、实现阳光执政的拦路虎。

与2014年的争论不同,这一次,宜居广州决定提起行政诉讼,请司法界,来辨个究竟,给个说法。
 
 对“特殊需要”,朋友们有何看法呢?欢迎大家留言探讨。也请期待和关注事件的发展。



附:1.与番禺区信息公开来往情况


2. 相关条文
2.1 宜居广州机构登记证书所标明的“业务范围”:“(一)开展环境宣教,普及环保知识;(二)进行理论研究,提供环保咨询和服务;(三)运营生态项目,践行低碳生活”。而我们认为,这样的描述,是符合对“科研”或者“生产”需要的客观说明的。

2.2《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三条 除本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行政机关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国务院部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部门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

这一条中,提出了三种特殊需要,但在条例下文并未进行“特殊需要”的限定。

第二十一条 对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根据下列情况分别作出答复:
(一)属于公开范围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获取该政府信息的方式和途径;
(二)属于不予公开范围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
(三)依法不属于本行政机关公开或者该政府信息不存在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对能够确定该政府信息的公开机关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该行政机关的名称、联系方式;
(四)申请内容不明确的,应当告知申请人作出更改、补充。 

上述这一条文也未说明政府部门可以因“特殊需要”不符合要求而拒绝回复。反而是在实际操作中,不少政府部门以此为由,拒绝提供信息。“特殊需要”仿若成了拦路虎,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困难重重。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ENGLISH  Copyright © by 2009-2015 eco-canton All rights reserved.Support by it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