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社区档案|黄埔区莺岗社区】把钱用在刀刃上,激励监督双到位

  

       本期好社区再向大家介绍一个来自黄埔区的社区——鱼珠街莺岗社区。莺岗社区位于鱼珠街丰乐北路,是珠江冶炼厂的职工宿舍大院,居住着420户人家。社区的楼宇格局多样,有三四层高的集体宿舍楼,有八至十多层高的楼梯楼(一梯两户)。从2013年年尾起,莺岗社区正式推广“餐厨垃圾上门收集+其他垃圾定点投放”的分类模式。推广至今,社区已收获累累硕果,每天在不用二次分拣的情况下分出1-1.5桶(240L/桶)的餐厨垃圾。在整个推动过程中,清洁队、莺岗社区居委会和鱼珠街道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在我们看来,莺岗社区最关键的两个成功因素在于对居民、保洁人员的到位激励和精准到户的有力监督,同时有一个很大的亮点就是热情服务流动人口,让他们有家的感觉,然后再在这个过程中向其介绍社区的垃圾分类方法,使其迅速学会分类。

|激励监督双到位,居民分类乐呵呵
 
       未开展垃圾分类的时候,和广州大部分的社区一样,莺岗社区在楼梯间设置了垃圾桶,保洁人员上楼层收集所有的垃圾。正式推广垃圾分类之后,莺岗社区首先采取了“定时定点”模式,不再上楼层收垃圾,而是在社区内设置了4个投放点,让居民在18:30-19:30之间拿垃圾下楼扔。该模式开展不久,工作人员就发现,居民并没有按照规定做分类,与此同时,也难以开展监督工作为了解决居民分类动机不足、监督缺位的问题,社区结合了上门收集和定点两个元素,设计了“餐厨垃圾上门收集+其他垃圾定点投放”的分类方法。该方法由保洁人员在每晚7点后上门收集餐厨垃圾,居民在听到收集垃圾的音乐声后,将餐厨垃圾交给保洁人员(或提前把餐厨垃圾放置在自家门口)。在收集的时候,保洁人员会检查分类情况,对分类有误的居民即时指出,对分类得好的居民,在其积分卡上盖章,居民集齐30个印章就可换取10元的购物券。新模式开展至今,街道在激励居民的10元购物券上支出了18000-20000元,可见购物券这种激励手段确实受居民的欢迎。该方法同时还要求居民把其他垃圾、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拿下楼定点投放,投放点的位置和数量与原来“定时定点”方案所设置的一样。
 
激励居民的10元购物券
 
       既然保洁人员会上门收垃圾,那居民是否会把其他垃圾也放在家门口呢?清洁工表示,这种情况的确存在,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若垃圾的量较少,清洁工还是会帮忙拿下楼,但如果住户投放较大量的其他垃圾或持续投放,清洁工就不会再帮忙清理。久而久之,居民也明白不能再把其他垃圾放在家门口。在我们暗检时,有居民表示,在饭后散步的时候把其他垃圾带下楼扔其实非常方便,不难操作。
 
       新的模式被居民接受,收到了不错的成果。在今年1月份的暗检中,我们跟随一清洁工上门收集餐厨,在收集的约30户的餐厨中,只有一户的餐厨垃圾掺杂了塑料袋,其他住户都做得不错。我们同时也入户采访了一些居民,有些居民表示,最大的感受就是分类后社区变得更加干净整洁了,这也让他们更加认可社区开展垃圾分类。
 
|清洁工激励到位,关键方共同发力
 
       莺岗社区没有物业,垃圾收集和分类工作由清洁队完成。清洁队有3名保洁人员,他们都是社区的居民,其工资来源于居民所交的垃圾费与珠江冶炼厂的拨款。在整个流程中,保洁人员负责上门收集、检查分类情况、为居民盖章、指正居民等重要工作,是非常关键的力量。我们看到,对保洁人员的激励做得比较到位,在原有的工资基础上,街道会给每位保洁人员300元/月的补贴,同时保洁人员每分出一桶餐厨,会额外拿到15元的补贴,其中,10元是由区城管局支付的,5元是由街道支付的。街道的工作人员说,付出的劳动得到回报,保洁人员们都非常开心。

|热情服务流动人口,分类到达新广州人
 
       社区的人员流动会影响整体的分类效果,特别是外来租客的更替变换,一是因为宣传难以跟上每次的人员替换,二是流动人员对社区缺乏归属感,不关心社区事务。在外来流动人员的分类工作中,我们看到莺岗社区做出了一定的努力。莺岗社区居委会共有5名工作人员,其中1名是街道派驻的出租管理员。平时,出租房管理员会密切留意社区内的人员流动情况,一旦发现某户住进了新租客,就会上门拜访,提醒其办理相关的外来人口事务。莺岗居委会的一个理念是,先为租客们提供周到的服务,让他们有家的感觉,然后再在这个过程中向其介绍社区的垃圾分类方法,把宣传资料、积分卡等物料精准地送到他们的手上。
 
结语:
 
我们猜测,当初莺岗社区开展“定时定点”可能在监督上遇到以下的问题:
 
1)人力安排上无法保证每个投放点在整个投放时间段都有人驻桶监督;
 
2)有些居民扔垃圾时往往匆匆而过,很难把他们叫停下来做沟通,并且无法知道他/她是哪户居民,做不到二次上门入户教育。
 
与“定时定点”相比,莺岗社区的“餐厨垃圾上门收集+其他垃圾定点投放”方式有三方面优点:
 
1)在人力安排上可以更加灵活;
 
2)居民就在家里,不会匆匆赶往其他地方,会更有耐性和保洁人员聊天,让点对点的监督成为可能;
 
3)“上门收餐厨”是个很清晰、直接的概念,能让居民清楚了解如何操作、对分类收集有信心,也让保洁人员的任务更加清晰简单。
 
       在为莺岗社区获得的成绩欢呼鼓舞的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成本的问题。根据上文提供的清洁工激励数据,我们测算,从正式推广至此,给清洁工的补贴接近10000元。连上激励居民的10元购物券,莺岗社区花了不少钱在“软”的内容上。
 
       针对成本问题,社区计划在7月或8月底结束居民的激励机制,届时将观察激励机制退出后居民的分类情况,再根据实际情况考虑下一步的居民动员工作。而清洁工的补贴机制还处于试行阶段,并没有计划将何时停掉。社区表示,若居民能维持好的分类成果,无需清洁工再投入太多的精力做检查和沟通,有可能清洁工的激励机制也会慢慢撤出。因为无法预测物质激励对居民分类成效影响的程度大小,社区也无法预计这方面在未来的成本投入。我们的一个担心是,社区的资金来源是否稳定呢?如果不稳定,是否会在未来影响社区的垃圾分类成效?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ENGLISH  Copyright © by 2009-2015 eco-canton All rights reserved.Support by it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