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资讯

首页 > 环保知识 > 环保资讯 >

零废弃的前世今生

“零废弃”这个词在大部分人的眼中还是带有几丝神秘的感觉,而在国外,零废弃已经有了几十年历史了。
今天,宜居广州决定来讲一讲零废弃的前世与今生。
 
|前世
 
       零废弃一开始并不叫做零废弃,而是叫做不废弃。而在此之前其实还是有一段历史的。不得不讲到的就是早在九十年代早期,菲律宾的首都马尼拉就已经有一个菲律宾零废弃回收利用行动小组。小组的领导是一个叫做鲁兹萨巴斯的人。这个行动小组拥有非常强大的技能。他们可以将垃圾堆里的每一块废物都利用起来,他们用那些罐子做成了屋顶的瓦;用吸管做成窗帘;用车胎做堆肥装置;居然还有烟蒂做成了杀虫剂,真是让吾辈深感佩服。可惜的是,在马尼拉之外的地方,人们却很少知道这个小组,连在同行那里也没能引起很大的关注。
 
|今生
 
       康耐特教授(Paul·Connett)前几天在广州做的分享中提到了一家叫做Urban Ore的公司。这家公司专注废品回收已经好多年了,她的创始人纳普(Daniel Knapp)正是那个“创造”零废弃这个名词的人。八十年代的时候,纳普开始收集填埋场里那些被人们抛弃了的物品。于是在九十年代,他就有了这一家叫做Urban Ore的回收中心。他们会将那些东西分类成12类来处理出售。纳普相信这些能够被他的目录所收编的废弃物品可以百分百地回收利用。在当时,他的这个做法并不被很多人认同。有人还嘲笑他这是不现实且很可笑的事情。没办法,天才的世界总是难以被理解。
 
       还好在与纳普所在的伯克利相距半个地球的世界的另一端,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这里的人们却与纳普有着相似的见解。堪培拉人民的思想真先进,他们更多的是出于自己对后代子孙的道义反对垃圾焚烧,对政府说“不!我们就是不要焚烧厂!”澳大利亚首都市政府也因此在1996年通过了一项法律,表示要在2010年之前实现“不废弃”。
 
       正是在1996年的前一年,纳普去了堪培拉,向他们展示了自己的12类分类法,还参观了当地一家叫做Revolve的回收中心。纳普这一次的到来让双方都更加确定自己正在做的事是又实在又有意义的。
 
       回国之后,纳普与希恩(Bill·Sheehan)一起建立了GRRN(GrassrootsRecycling Network),并把澳大利亚首都市政府推行“不废弃”政策的消息放到了网上去,在美国本土也引起了一个浪潮。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纳普发现兜售“零废弃”这个概念比起“全部回收利用”要容易得多。但在他们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澳大利亚传来了不好的消息——不废弃计划破产了。新的政党并不买账,那个叫做Revolve的回收中心也让步了。
 
       纳普总结了自己前后两次行动分别有不同反响的原因。首先是澳大利亚首都市政府的立法行动让人们所说的不现实成为了现实。然后在九十年代中期通过网络传播这个理念也比以前有了更广泛的人群基础。
 
       除了纳普分析的这两个原因,康耐特教授(Paul·Connett)在他的书里也提出了几个原因。他分析之后认为如果兜售的是“全部回收”的理念,人们会感到有压力,但是如果是“零废弃”却能够给人们的是减少垃圾的动力。再者,九十年代中期,人们对这个理念的接受程度明显要比八十年代中期高出太多了。以教授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说,他自己在85年的时候所做的事还受到了非常大的阻力。当时他正在反对一个垃圾焚烧厂的的建造,却收到了当地环保组织的要挟。

|零废弃符合时代发展趋势
 
       无论是将垃圾分类回收再利用的固废管理方式,还是方兴未艾的废弃物品回收中心,以及堆肥的推广都多多少少体现着零废弃理念。同时,现在人们已经开始抵制过度消费的行为,也渐渐意识到工业带来的新的有毒物质将会对我们的健康甚至下一代的健康造成的巨大伤害。零废弃的理念是符合各个方面的需要的。
零废弃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兴起也不过是三十年间的事情,我们也相信它会往更好的方向去发展,毕竟如今的垃圾问题亟待解决,而零废弃则是解决垃圾问题最好的方法。宜居广州希望的是拥有一个没有垃圾的未来;一个全民环保的时代;一个生态宜居的广州。
 
 
 

欢迎关注宜居广州微信公众号:ecocanton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ENGLISH  Copyright © by 2009-2015 eco-canton All rights reserved.Support by itngo